李德美:网络葡萄酒销售不可过于乐观白酒网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05 11:11

  李德美:中法政府合作葡萄种植与酿酒示范农场首席酿酒师,中国葡萄学会葡萄酒专业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葡萄酒专家委员会委员,国家葡萄酒产品质量认证评委,联合早报—葡萄酒评论杂志葡萄酒挑战赛评委,2008中餐配葡萄酒国际大赛评委,亚洲侍酒师协会杰出会员,获得法国香槟协会荣誉证书。

  大家说葡萄酒在中国,无论是网络,还是线下,有多大的人群呢?是我们想得太乐观了还是怎样?

  我觉得也不是说过分的乐观了,无论是从投资人也好,还是说现在已经在葡萄酒相关工作的人也好,葡萄酒的发展前景在中国来说,没有人持否定怀疑态度的,有一堆数字,很跳跃的数字能够支持这些东西。比如说08年相对07年进口葡萄酒成品酒来说,从官方和统计局的数字来看,有36%的增长,08年相对07年是这样。前几年略微少点,但是也在20多以上。

  国产葡萄酒的增长从增长率上来说要少一点,但是市场基数大,因为它的市场率将近市场90%,这是本地产的葡萄酒。从这个增长率来说,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年房地产投资不是很景气的时候,有很多人说从葡萄酒方面来考虑,这是从大的环境来说的,葡萄酒肯定是有前途的。刚才他们提到了,政府在将近30年前提了这个口号,就是说要限制粮食酒,尤其是限制白酒的发展,要鼓励低度酒果酒的发展。现在我们说这些,可能听起来有点瞎论,我们老讲18亿亩耕地不能动,那是中国人存在的一个基础。所以粮食酒每年消耗大量的粮食,说得再具体化一点,一年中国人喝掉的白酒是两个西湖的水,需要的粮食也是相当惊人的。所以在这个背景下,像这些果酒从政府的角度来看,是有政策支持的,这是很鼓励的,尤其是新葡萄酒,果酒当中主要是葡萄酒,不占用耕地,都是这种荒滩耕地,为什么西部地区比较热闹呢?主要是它利用的地都不是传统的耕地,原来就是荒滩,戈壁滩,不能种粮食,现在还可以种葡萄,一方面能够增加农业人口的收入,在农业领域开放一块新的东西,又不影响耕地,解决很多问题。解决农业人口收入问题,所谓的三农问题,所谓我们的粮食问题和耕地问题,都有一定的因素。所以实际上葡萄酒从宏观来说是有好的前景的,这是没有问题的。从健康角度来说,肯定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喝白酒,哪怕是很好很贵的白酒,未必人们就会喝,所以葡萄酒还是有好的前景的。

  另外,国产化和国际的都有好的前景,这个市场在增大的同时,所有从事葡萄酒行业的,各自有各自的市场。它的市场定位和服务的对象有一定的差别,这个在以前有很多,我做过几次媒体采访关于进口和国产的,我的观点是这两个不是对立的,其实是互补的。至于基本面来说,普通的消费者来说,从白酒转过来直接消费的这个相当大的群体肯定是本地产的来覆盖,但是对于追求品质的,追求葡萄酒内在享受这块,肯定是进口葡萄酒普遍比本地葡萄酒的质量要好一些。因为我本人是中国国内从业人员,我也不回避这个问题,大家要承认这个现实,中国葡萄酒总体水平还是和国际有一定的距离,尽管这几年也在提高。

  实际上中国地产葡萄酒的历史很短。我们老说什么张裕百年,张骞出使西域,又是葡萄美酒夜光杯,有时候我老开玩笑,第一《史记》中提到的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已经不在我们今天的版图是了,已经是过去的大宛国,不是今天的位置,也不在我们的版图上了,说的那个故事和我们没有关系的。第二,历史上我国的葡萄酒生产并没有形成连续性的传递,那个时候是出现了,也断断续续的有,但是我们没有连续的发展。另外说到张裕1892年,其实张裕在1931年已经被银行接管了,已经不是张毕士(音)的产业了,之后好长时间也是断档了。现在的张裕公司在七十年代解放以后,是叫做烟台酿酒公司,改革开放以后,又提出来说,那个东西还有一个品牌价值,申请重新启用,那个时候张家的后代去做这个事情中国的法律也不会支持,所以又启用。所以现在的张宇和1892年的张裕也没有多大的关系。我们本地的葡萄酒就是在96、97年那次葡萄酒消费热潮中,我们才真正形成了规模化的生产经营,这就10年左右的时间。从葡萄种植角度来说,10年时间显然不够,中国毕竟又很特殊,和其他所有产葡萄酒的国家,我们的气候和人家相当不同,所以我们的条件其实是很恶劣的,从种植葡萄来说,比人家法国、欧洲、智利那些国家比,我们的条件是很差的,所以我们葡萄酒质量差也在情理之中,要说做得很好,那反而是有问题了,中国人不可能在10年之间赶上法国人1000年的东西,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一个现实。